详细信息

儿女情长

时间:2018年01月04日    作者:王亮    来源:泗洪245省道项目

  初入江北之时,便是一年中最闷热却又最潮湿的时节,项目部白杨树上的知了还在叫着,烦躁的盛夏时不时会有狂风急骤,忽而雨水如倾泻般而下,也算是让我领略了江北一带的气候。

  匆匆忙忙的习惯了这样的生活,人生路途还在前进,却在岔路口选择了右转。在初冬即来的时节,来到了江北酒乡,一个充满着酒香的地方。江北一带冬日的气温难捱的可怕,没有关中故乡的燥冷,是冬日的凛风中的带着那种湿气的寒冷,吹到脸上的感觉已经没有了昔日的温柔。匆匆行走的人们不禁裹紧了衣物,仿佛害怕冷风带走什么东西一样。

  窗外飘起了雪花,愈来愈大,狂风卷集着雪花在空中飞舞,仿佛每一朵雪花就是一个舞者,在自己的人生舞台上演绎着自己的独舞。倏忽间让我怀念故乡的冬天,故乡的雪花是带着柔情的,抑或许是我偏心。故乡的雪花纷纷扬扬地,鹅毛般地从空中落下,落在地上仿佛能开出了花。一夜之间,就现北国风光,这个时候农家便是多闲的,暖暖的坐在农家的炕上,听一曲百转千回的秦腔,大西北的辽阔的回朗,天地间生途坎坷的迷茫尽在一折秦腔。

  离开故乡的土地也有一年有余,每每站在江北的岸边,初冬的雾气缭绕,氤氲在整个湖面,湖面犹如仙境,总会给人平添一份神秘感。脑子里就会想起杜牧《泊秦淮》里面的那句“烟笼寒水月笼沙,夜泊秦淮近酒家”。江北的细腻,关中的豪爽,总是会在无形中形成对比,纵使江北风光旖旎,也难抵故乡黄土飞扬。

  丁酉年的第一场雪,来的突兀,窗外已是白茫茫一片,亦有点故乡的味道,灯光与银装交映,会给这个城市增添几分宁静。来往的车辆却无情的打破这份安宁,也不能当做无情,世上人都在奔忙,哪一个想背井离乡?哪一个不爱自己的故乡?我亦是,从千里之外的故乡别离,为了心中梦想来到酒乡,来到这个初开的新项目,所有的一切都是开始,从生疏到熟练这是需要一个漫长的过程,我只信:苦心人,天不负!

  雪越来越大,气象台已经发布了暴雪黄色预警,不知独在故乡的父亲怎样度过这悲欢离合的凄惶日子?或许远在千里的父亲在感叹瑞雪兆丰年,寄希望于儿女在人生的旅途中远航,可他不知道儿女远航的线依旧在他手里握着。儿女也想厅堂之上椿萱并茂,一个把所有爱都给子女的人,子女怎能忘却这份沉甸甸的爱。

  远方的父母,莫要忙!因为,儿女情长!

点击量:
】   【 打印】   【 关闭

《中华人民共和国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》 陕ICP备11000575号-1

地址:宝鸡市渭滨区滨河大道60号 邮编:721006 电话:0917-2862831

中科汇联承办,easysite内容管理系统,portal门户,舆情监测,搜索引擎,政府门户,信息公开,电子政务